您好!欢迎访问 广东一八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!

咨询热线:13570239510

行业动态

  咨询热线:13570239510

新闻中心

拥堵费、亏舱费……继续推高,只有需求放缓才

导读:
由于港口拥堵和集装箱严重短缺,今年10月开始货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延误,有甚者延误达数周。而截至目前,港口拥堵并没有得到缓解,不仅全世界的托运人都面临着巨大的供应链挑战,货主们也面临着船公司的各种拥堵附加费、亏舱费、滞期费,以及高运费!
 
 
港口拥堵费
 
1、MSC已宣布从11月9日起在奥克兰征收拥堵附加费,是最新一个受到港口拥堵附加费打击的港口。
 
据地中海航运公司(MSC)报告,船只在奥克兰港口的停泊时间要推迟10-13天,因此该公司引入了拥堵附加费。
 
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集装箱航运公司表示,其船只在抵达港口时仍遭遇严重延误,而由于缺乏码头工人,情况正变得更糟。
 
港口的拥堵促使地中海航运公司对从欧洲、土耳其和以色列到新西兰奥克兰港的所有出口货物,从2020年11月9日起征收拥堵附加费,每箱300美元。
 
MSC采取这一行动之前,北岛港口(North Island port)数月来一直处于危机之中,部分原因是强于预期的旺季,以及疫情大流行开始时需求突然萎缩,这已导致世界各地许多港口出现中断。
 
 
2、鉴于近期英国港口的持续大范围拥堵,地中海航运宣布,将对所有出口至英国的集装箱,征收50美元/TEU-175美元/TEU不等的拥堵附加费。
 
不同地区的收费标准和征收日期不同。其中:
 
从11月9日起,所有由中国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、韩国、日本及东南亚运往奥克兰港的货物,加收每标准箱300美元的旺季附加费。
 
从11月16日起,对从南非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中东等地区,出口至英国的所有类型集装箱货物,征收100美元/TEU的拥堵附加费。
 
从12月1日起,对从远东地区出口至英国的所有类型集装箱货物,征收175美元/TEU的拥堵附加费。
 
从12月10日起,对从美国、加拿大、墨西哥等地区,出口至英国的所有类型集装箱货物,征收50美元/TEU的拥堵附加费。
 
地中海航运表示,当前英国港口的拥堵是“前所未有”的,并预计这一拥堵将持续到2021年年初。
 
 
亏舱费/高箱附加费
 
高丽海运收取亏舱费:
 
鉴于近期市场频繁停船导致舱位紧张,及严峻的集装箱短缺形式。高丽海运为加强舱位管理,对目前所有运营航线,开船前窗口期内非船公司原因退载货物征收亏舱费。
 


 
什么是亏舱费?
在海运拼箱出口过程中,因订舱人原因造成货物无法及时出运,导致拼箱公司舱位空置,拼箱公司由此向订舱人收取的弥补该损失的费用。
 
 
赫伯罗特宣布欧地线将收取高箱附加费:
 
就集装箱短缺这一现状,赫伯罗特已经宣布,将从11月15日起,针对40英尺高箱,收取每箱175美元的附加费,适用于中国(包括澳门和香港地区)至北欧和地中海的航线市场。
 
据了解,法国总统马克龙公布封锁禁令后,上百万法国人选择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,法兰西岛地区(Ile-de-France)的交通拥堵路段,曾一度长达700公里,给交通运输造成了严重影响。
 
与此同时,留在巴黎的法国人开始了恐慌性抢购,最紧俏的商品是食品和卫生纸,其次是居家办公用的打印机、墨水等办公耗材。
 
可以预见,由于法国等欧洲国家商店的关闭以及居家令的实施,对于生活必需品以及防疫物资的需求,会继续上涨,对集装箱设备的快速调转,提出更大考验。
 
加之出行的不便利以及疫情的扩散,对港口运转可能产生潜在影响,集装箱运输将面对更大的压力。
 
各种新费用
 
1、CMA CGM也宣布上调欧洲至亚洲航线的费率,随着对舱位需求的持续增长,这家船公司还上调了亚洲区域航线的费率。
 
CMA CGM公布了从北欧港口到中国以及北亚和南亚港口的各种新运费(FAK)。新的FAK费率如下:
 
US$1,150 per 20'
 
US$1,450 per 40'
 
US$1,450 per 40' High Cube
 
2、达飞轮船宣布了从11月15日起生效,亚洲到北非和地中海的新价格:
 
达飞还宣布了从亚洲到北欧的新费率,自11月7日起生效,适用于干货、超限货物(OOG)、空集装箱和冷藏集装箱:
 
 
此外,从11月1日起,达飞将对干货、散杂货和冷藏货物的一般运费恢复(GRR)分别为:300/20'和600/40',适用于亚洲到西非的轮运,11月15日起适用于亚洲到印度次大陆的轮运。
 
 
港口遭受前所未有的压力
 
澳大利亚各港口正遭受大量空集装箱积压的困扰,据估计,空集装箱的数量超过5万个。在悉尼,情况尤其如此,最近的劳工行动影响了设备向亚洲的重新定位。至于美国市场,Container xChange报告称,西海岸港口和芝加哥一直在竭力应对进口激增的局面,令西海岸港口设施“承受巨大压力”。
 
“许多到达港口的集装箱必须被运到码头和仓库。为此,他们需要拖车。而拖车现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短缺,造成了拥塞问题。滞留在港口的集装箱也意味着许多作业被迫停止。”Container xChange报告称。
 
在谈到港口设施运输方面日益增多的问题时,美国运输顾问乔恩·门罗指出,美国进口商和货运公司在处理集装箱码头方面尤其困难,洛杉矶和长滩在这场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。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美国总统大选。港口工人在选举日休假,对港口环境造成不利影响。
 
在跨太平地区,赫伯罗特是首家暂停北美农产品订单的航运公司,目的是将集装箱重新定位到利润更丰厚的亚洲出口市场。赫伯罗特表示,整个行业的集装箱控制系统正面临“历史性挑战”。
 
整个网络的集装箱可用性和利用率正面临“巨大和前所未有的压力”。全球集装箱物流主管Nico Hecker表示,“我们目前正在经历‘黑天鹅’事件,在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需求下降之后,40尺柜的需求出现了最强劲的增长。这两件事都发生在短短六个月内。”
 
Hecker补充说,“承运人还减少了托运人可以提柜进行出口装载的天数。我们必须减少运转的闲置时间,这意味着出口商的集装箱可用时间现在是船到达前的七到八天。”
 
 
 
只有需求放缓才能解决亚洲集装箱的问题
 
 
业者分析,除非贸易放缓,否则太平洋两岸的港口无法从目前的拥堵状况中得到缓解。
 
亚洲港口正在耗尽存储空间和集装箱,大约两到三周的积压正在损害中国和东南亚的港口。在货物需求下降之前,这些港口无法赶上需求的增长。